人生借镜 06|谁陪你到最后

 

原本以为这次回怡保是陪吃陪喝当司机而已,没想到最后竟有另一番领会。

 

清明节期间,定居在新加坡的舅父舅母回老家扫墓。我实在没有理由推说我没空招待他们。谁叫当 freelancer 的最大好处是时间有弹性,怎样都安排到时间出来的嘛。

 

从机场接舅父舅母回家稍休片刻,然后才去用晚餐。这时,我们聊开了。关于一个退休后怎么办的话题。

 

他快 70 岁了。这一两年内将会荣休。我听过好一些老人家退休后因为没有寄托、失去自我价值感、一直待在家里和另一半吵架…等等的状况发生,因而加速老化和渐渐心情变糟…很是担心我这个舅父会步后尘。

 

“那你想好了退休要做些什么了吗?有什么是你年轻时很想做的,现在可以做做看啊!或是培养什么新的兴趣之类的。”

舅父笑着笑着,脸上的皱纹很深,略显老态,但他一向没有慢性病在身,最多是之前眼睛出了些小问题。这年纪没病痛,可见这老人家心境一定很开朗,没有积聚什么坏情绪在体内。

 

他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。我继续问。

“有没有想去哪里玩?叫孩子们陪你两老去啊…或者,还是你想…”

我的夺命追魂连环问让他烦着呢。他突然坐在小凳上,很严肃,带点激动的语气,

“你不要用你写东西的那一套想法放过来。你舅父我工作了超过50年了,既然退休了,怎么还会想找事情做呢?不累吗!把孩子养大了,他们都能自食其力,也都那么孝顺,我也不求什么了。就让我好好休息,过自由自在的退休生活吧!”

 

我瞬间愣了。

你不是鱼,怎么知道鱼想要留在池塘还是游向大海?

是的。我又犯人类常犯的老毛病了:把自己的观念强套在别人身上。

说是担心那是对方可能担心的问题,殊不知,其实那不过是反映着那其实是我自身担忧的问题。

是的,退休后怎么过,有没有钱来过,我也偶尔会困惑。原本以为见到舅父可以问出些什么来,结果什么答案都没有。

 

过后上车出发到晚餐地点时,在车上,他说,

“我其实有 plan 了的…”

“真哒?分享来听!”

“哎呀…反正我有 plan 的啦…”

“讲来听嘛!”

舅父嘴角含春,就是封口。然后我们就开始了一日五餐的五天行程。

 

这个年纪还能见到谁,是大家的福气

那几天一有空闲时间,舅父都会跟一个儿时玩伴出外喝茶。而且还每天都见!那种哥儿们的情感,有时还真的觉得挺痴痴缠的。

这位 uncle,我小时候也见过,很有印象。同样年届 70,笑说每天都要吃十多颗药丸,就这样吃了十多年。反而舅父什么药都不必吃,真好。

“回来都会找他喝茶。”

“没理由只有他一个好朋友吧,其它人呢,没有联络了吗?”

“好一些都走了…每回来一次,就听到谁谁谁走了…或谁谁谁病重了…”

 

舅父舅母回新加坡前一天,他们叫我载他们到一家服装店,说是因为我妈妈无意中遇回舅父儿时其中几个玩伴开的店。

 

在那家店里,看着几个老人家没有停止过笑容,话题总是离不开谁不在了、谁患什么病了、谁以前最坏蛋、谁的近况如何、谁失去联络了…听起来有的没的,却是他们所仅有的。

 

过后,陪着这群老人家喝早茶,帮他们存下对方的号码到手机里、为他们开 whatsApp 群组,看他们眯着眼看手机,通过新科技联系旧感情… 猛然发现,我这次回老家的目的,不是听舅父打算如何度过退休生活,而是看他如何跟朋友一生一起走。

能参与他们这么重要的时刻,是我的福气。刹那,内心是温暖的,是感动的。

friendship4ever

看着他们谈笑风生,我就在想,如果我到了 70 岁,坐在我身边的,还是现在最要好的那几个吗?

好朋友跟另一半不同。很多时候好朋友都相识于微时,经历过生命最疯狂的年纪,一起做过最狂妄的事迹。那些共同度过的感动,和另一半的情感不一样。

 

既然我们都无法保证,70 岁时,他/她们是否也健在,或我们是否还在,今日的我们,是不是该努力维持身体健康,和每个在我们生命里有份量的人保持联系,嘴巴痒时互相调侃,紧要关头时互相扶持?

 

或许现在你在挑,谁是最该留在身边的朋友。

到老的那一天,你就会知道,是老天决定了谁留在你身边。

 

而我,也会同时保持开阔且客观的心,等待舅父实现他的退休生活计划。期待期待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