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借镜 02|高处低处 如何自处

 
"允许自己休息吧!不想做就别做吧!"

 

文青要聊天,会去设计感味浓的咖啡馆。

然而,我们走进了恭和堂,点了两盅龟苓膏,开始了一场并非人人都理解和接受得到的灵性对话。

正如,为何不是咖啡,而是龟苓膏。

 

萧宏隆。我非同龄的学院同学。记者-采访主任-六奖主编-遭革职-抑郁-总编-社长…看着他一路走来的我,偶尔虽然难以忍受他的dramatic,但无可否认他有着让人敬佩的一点:

这个人在低处时未怨天尤人;在高处时,也没自我膨胀逐而作出惹人厌的行为或耍脾气。

 

这,是我相当想了解的态度。相信那也是值得我们学习的态度。

 

革职事件,让他失去了工作。在本是男人四十一朵花的时候,把他从人间天堂打入人生冷宫。

在那之前,他曾去上了一些心灵课程。而这些课程所学习到的领悟,显然助他安然度过最无光的日子。

“是直觉吧。在还没发生事之前会想要上些心灵课程。感觉上像是一股无形的力量推着我去上课,仿佛安排好了要我去经历一切。”

 

被革职后,一年四个月没有工作的日子,是一个低潮。

 

反而在这个时候,他没有特地去接触回心灵课程。主要是为了省钱。

那时的他,常常带着手提电脑到家附近的咖啡馆,上网看电影,搜些有的没的的资讯和视频。看累了就小睡一下,醒来后又继续看。

用十块钱点了杯咖啡,就待上一整天。

“不过这样的日子,其实是挺开心的。”

 

一年四个月里,他只尝试过应征两份工作。一份是独中校长,一份是周刊总编辑。两份都不成事。当时口袋里还有些钱,觉得,没关系,还可以歇一歇。慢慢来。

 

一般人遭遇这样的事态,或许会因为担心没有收入、没有工作就等于没有付出、没有价值,从而滑落到自我责备的情绪里。再说,被公司无理革职,对一个权高位重的人来说,是一种何等侮辱的对待。虽然事后获得一笔赔偿金,但那份心理和精神压力,非常人所能承受。

但,他完全没有这样的想法和感受。

“学习心灵的时候,曾经听过一句话:‘允许自己休息吧!不想做就别做吧!’也幸好当时我有些积蓄,可以应付基本的生活费。即便还要供车供保险,但还是活得下去的。”

 

“当然,革职事件的发生,会让人有点气,有些沮丧,委屈,低落…但我始终觉得,一年后如果工作还是没有出路,而钱也用尽了的话,那我才开始主动去找工作吧!”

 

果然一年四个月后,口袋见底了,是时候找工作了。

刚好有人介绍目前这公司的一个职缺(主编),一谈即合,他就自然地以全职的身份重回社会。

 

回到职场短短一年多,他的收入恢复正常,职场命途开始顺遂。不断周游列国,位居社长,受人敬仰及羡慕。

从生活挫败组,跳回了人生胜利组。

 

我认识的萧宏隆,总会有很贱的想法,很贱的嘴巴。但其实都无伤大雅。自他的生活顺遂以来,他没有自我膨胀,没有站出来就气焰逼人,使人讨厌。

反倒是他的逆向思考让我折服。现在他整个人的气场也越来越让人舒服。这是相当难得的。

 

因风生水起而自我膨胀的人,很少会觉知到自己待人处事的态度已经变了。开始变得高傲,开始忘了自己曾经的谦卑。自我膨胀的人会觉得自己最厉害,最好,做什么都是理所当然的。这样的人,看得还真不少。

幸好,在宏隆身上,我没有看见这让人退避的特质。

 

“我觉得有一点很重要的是,当你真的不顺心时,失落时,真的很愤怒于现状时,其实可以允许自己发脾气、骂人。我不会发自己脾气,而是把它丢出去。有些人可能会觉得,‘你以为你是谁,有资格发别人脾气吗?’我可不管呢!我完全不会理会别人怎么想。我意识到如果当时自己很生气,很想发脾气,就会很自然地爆发出来。当时曾在fb宣泄过。和朋友聊天若遇上不满意的地方,我也会直接说。我不会去想‘我现在是低潮,不应该这么发别人脾气’。我只会做回自己,最重要是我自己舒服。”

 

无论你是否认同这行为举止,但这就是萧宏隆。一个就是乐于活在自己世界的萧宏隆。而且,你不需要表达你认同与否,因为他根本不在乎。

 

“我觉得让自己舒服很重要。有些人会自我谴责、自我价值不高、悔恨、内疚…都往自己收(说到这里,我翻了白眼,我对号入座了)我是不会这么做的。”

 

josephseow

我在很出色地做自己

以下对话,我难以割舍。所以我把它们都列下来。因为太精华了!

 

他继续说,“我常常跟自己说,要活在当下。”

“那你教我怎样活在当下。”

“可能我这个人比较肤浅。我想吃什么就会去吃什么,想做什么就做什么,多去让自己开心。我的人是很率真的,我不会敲锣打鼓假惺惺地做善事,走开点!‘你到了适婚年龄了,该结婚,该成家立业了’走开点!”

“这就叫活在当下?你这叫做自己!”

“是啊!做自己!”

“那你有觉得自己正活在当下吗?”

“有啊…都做得还蛮不错的啊。我是在很出色地做自己。”

“哈哈!这个词儿我喜欢!你真的做自己做得相当出色!”

“噢!原来我有这么一个天赋!有些人是无法做自己的。我真的做得很出色。”

“你这不就叫做活在自己的世界里面喽!真出色!你是怎么做到哒?哈哈哈哈!”

“我从小已经是这样的了。我觉得,我很喜欢自己,我觉得自己很不错。上天会祝福我,是因为真的感受到我真的很爱自己。为什么有人不被上天所祝福?因为他们都不爱自己。”

“话不能这么说,有些宗教说,无论我们是否爱自己,祂都会爱我们、祝福我们的喔!”

“嗯…祂可能会觉得我是个很有趣的人,很可爱,因此更想祝福我。”

 

此时,我已经笑得嘎嘎声,打了好几个冷颤!

 

“你这么讲,我写不出的喔!”

“你一定要写!”

 

吃了一口先苦后甘的龟苓膏,他继续说,

“即使我衰,但上天也会觉得我是好人。我是衰得正常的,没有问题的!… 最近重遇一些中学同学,原来在他们眼中,我本来就是这样的人--离经叛道。”

“没有…我觉得你是我行我素。”

“错!我行我素太多肤浅了。我认同‘离经叛道’。但这离经叛道,并不表示我伤害了任何人。我真的很喜欢这形容词。所以我觉得,这世界真的找不到像我这么有特色的人了!”

然后他一直偷笑…一直偷笑…

 

上心灵课程的那段日子,他学习了塔罗牌、原型卡、Oh卡…这些都是艺术治疗的媒介,但他学习心灵成长的重心在于赛斯心法。(往后我也会在这里分享何谓‘赛斯’)

 

“你的心在想什么,你的外在实相就会变成什么。这是我从赛斯心法中体认到最真切的一个概念。既然现在的实相如此,如果我觉得不喜欢、不想要这样,我是可以创造好的实相出来的。因此我就不断地只去想好的事情。举个例子,当初我的积蓄花得七七八八,要出来找工作了,于是我便跟宇宙说,‘好吧,你给我一份工作吧!但尽量不要太辛苦的(他自己唧唧笑了出来)收入要比以前好,可以发挥所长,职位也是要跟以前差不多…不出一个星期,电话就来了。工作内容、职衔和薪金都和上述接近。我心想事成了。”

 

可以给人在迷途的羔羊们一些迷津吗?

他想了想,气场很稳定,很大师的说,

“首先,你的心要静下来。多和自己相处,尝试过一个人的生活。如果过程中不得已还在想东想西,我认同你可以去想,但想到差不多的时候,就要安静下来… 直接点来说,事情解决不到的话,就把它交给上天--脑袋罢工!我在低潮时就曾经跟老天说过,‘就一拍两散吧!祢又不帮我!’我发现,这有效喔!哈,老天也知道我在耍激将法的… 你别忽略了宇宙的力量,宇宙有责任去照顾好每一个人,所以你抛出难题,祂就会开始做些什么。(他说以下是他自己想出来的一套逻辑)宇宙的天使们是善良的,祂们一定会顺应你的要求去帮你。因为他们也要交功课拼业绩。把你人生的难题丢到宇宙吧!祂自然会帮你安排的。当安排的事件来到,你就真的要去珍惜那些机会。

 

他自己也无法解释为何可以遇上这份工作,一切都很好,还做到现在。

“我知道宇宙会帮我的。因为我真的很好… 我总是喜欢跟宇宙对话。或许会有人觉得我这是精神分裂。我才不管那是不是精神分裂或别人怎么看!总之我觉得是有效的,我就会继续去做。所以你学我那样,低潮时要不断地和宇宙对话。”

他会抛问题给宇宙,然后也演那个回答的角色。

 

“我会去相信众天使在焦急着为我设计、安排我想要的一切。‘宏隆发脾气了,我们应该怎么做?应该如何帮他?快快!集思广益!’然后我会答话:‘找份好工给我吧!’… A天使和B天使就会筹谋着‘怎样怎样?哪里有符合宏隆开出的条件的工作?’…”

 

“ok!我想我够 point 来写了。”

“我还没讲完的啊!你继续问啦!继续问!”

 

他总是有无限想象力。 他是有趣的。他是幽默的。 

但他也有着自己充满智慧的一套人生哲学。

我们并没有离题。我们的对话总是有趣中潜藏意义。

 

苦苦的龟苓膏,加上甜甜的蜜糖,吃下后回甘的药材精华,让这场对话,有了绝佳的补益。

希望你也从中尝到那份“明白了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