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借镜 13|去做你最想做的事,NOW!

 

订下飞往芬兰,准备走北欧四国的机票,我重重的吸了一口气,跟自己说,“就去静一静吧,就走开3个星期,就和自己独处吧。”

这次出走,出发前都没有告诉太多人,只因担心大家又再投以异样的眼光,带着一句:你怎么又花一笔钱去玩?把钱都送出国?不是说没钱吗?

 

我用了马币 16 千,到了北欧 4 国。

每次分享照片,都会迎来 “你就爽啦…你就好啦…”

这样算好吗,比如你很喜欢日本,到访一次就会花去马币四五千,但终究那是亚洲,即便玩得尽兴,你还是有感那只是亚洲。

你很想冲出亚洲,去欧洲走走。算一算,3 次日本换你一个北欧 4 国,值得吗?

 

这是金钱观的问题。值与不值,也是个人价值观的区别。没有对错。

如有对错,也是你给了这些行为一些你自认为是对或错的 “标签”。

 

过去 3 年,西藏、编剧课、英国、苏格兰、北欧 4 国的芬兰、瑞典、挪威、丹麦,我用了将近马币 50 千来走过仿佛世人都羡慕,随时出走的生活。

但更多的人会认为,马币 50 千,已经可以作为一间 800 方尺中价位公寓的首期钱。我却就这样,把它都赠送给航空公司、酒店和民宿、博物馆和购物中心…

 

我反而不是这么看事情。

 

若我不出走,存了 3 年,把 50 千用作房子的首期,从此每个月犹如泰山压顶地付房贷,每天看着外国景色有多美,羡慕别人可以不时旅游而我只能逼着自己留着钱来付房贷… 我成了屋子的笼中物,屋子也就未必让我享受到温暖,然后我会假庆幸自己年少就拥有一间人人称羡的房子... 

或许到时家里是最美的风景,但心里就是会有一个渴望,会有不甘愿,被压着胸口的纠结。

 Reine - Lofoten, Norway

Reine - Lofoten, Norway

 

今天的我,只是把整个次序反转过来。

 

这,让我回想在 2016 年年杪在悉尼发生过的一件事。

一个 23 岁女生,给了我一些启发。

 

 

看够了世界,我自会用最专注的心面对我的工作,甚至事业

那几天,我在 Bondi Beach 一带的青年旅舍租了个床位。

房间里有一个说英文不算流利的以色列女生,还有两个来自英伦的长期女租客,她们都是在当地持有打工旅游签证的外国人,平均年龄才 23 岁。

晚上 10 点多,我握着书本,坐在自己的床格,为入睡作准备。

那两位英伦女孩对着房门后的公用镜子搽睫毛膏。喷过香水的香气弥漫整个房间,青春无敌。

“诶,你们要出去喔?”

“对啊,周五晚当然要 hang out!” 是的... 旅行总会让人忘了今天星期几。

 

这简单的对话,让我笑着看面前的书本,脑里则一直冒现“你这老家伙,已经多少年没有在晚上10点整装出门喝酒呀!”

 

隔天晚上,同样 10 点多,两位英伦女孩在地上收拾细软。她们一边讨论之前在澳洲别的地方遇上的过路男友(只在一起几周或几个月的简短缘份)是否还有续前缘的机会,然后又聊起在 Bondi Beach 附近商场工作的际遇…

 

听着很好听的英国腔,我忍不住搭嘴了。

“好奇的问,你们大概几岁呢?”

“我 23,她 22。”

“这个年龄,不是应该在念大学吗?”

“我们的大学多数念3年,通常 22 岁就毕业。”

“毕业了,怎么不是到社会找份跟自己科系相关的工作,好好实践理想?”

和我对谈的,是标准的金发、五官精致、有礼貌有教养的英伦女生,睡我上格床。如果我是老板要请人,外在条件上,她已经可以拿很高分。

 

“我想… 先看看这个世界。世界很大。我住在英国的一个小镇,要去城市还得驾几个小时的车… 从事自己科系的工作,随时都可以,等我看完世界,26、7岁,再回到英国投身社会也不迟。到时,我就会踏踏实实地,全情投入我的事业。因为到时我已经玩够了。我不想一毕业就工作,却每天在想要去哪里玩,心大心小的犹豫什么时候该辞职… 而且我想,打工旅游的经历/经验,将更为我的 CV 加分。”

“怎么说?”

“因为打工旅游的过程,都必定会与世界各国不同的人沟通,可以提升社交能力;而且这样的生活,绝对有必要面对经济上的危机处理、自身安全的警备能力...等等。英国公司的制度有时对员工的这些能力,还蛮看重的。”

“那父母,会表露出担心你的经济吗?”

“我们受限每周的工作时间不能超过签证特定的时数,所以不可能会赚很多。而且这里租房费用也不便宜…当然,父母偶尔还是会担心我够不够钱用,有时还是会说放一些钱到我英国的户口,真的没有工作衔接时,有需要,就拿来用… 但我还是会确保自己不会花太多,又能边工作边走遍澳洲。”

 

当头棒喝,两个重点摆在眼前:

(一)一个 23 岁的女生说出看似有远见,却又懂得活在当下的思想…我身边23岁左右的晚辈,在想着什么?亚洲的年轻人,你们也这样想吗?你们有这份胆量和思维吗?还是浑浑噩噩地在大学里犹豫斟酌着,究竟要这样还是那样?亚洲的教育制度究竟让多少人走上社会拟造出来的公式,让每个人都走着一样的路?

(二)23 岁时,我在干嘛?不就是铁一般的浑浑噩噩,在大学夜间班努力地在上课时上课,白天就努力打工赚生活费…但从未对未来抱持过信心,从来想不出未来的社会、公司、雇主究竟在想什么,需要什么人才,而自己又能不能成为入流的材料…很多迷茫,很多恐惧。

 

英伦女孩选择了在最自由,最无惧的年龄,走向世界,让世界的一砖一瓦,一人一语来为她洗礼。

我曾经也在 23-30 岁之间,拼了命的工作,把所有时间和精力放在工作上,一直攀爬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,还籍工作获得无数次出国公干的珍贵机会,但每次几乎都成了逃避生活和工作压力的出走方式。

当时认为,那就是应有的人生,应有的态度。

 

你想要的人生--可以重来

我已经回不去 23 岁,改写不了那时的人生。但不代表我做不到那个年龄可以尝试的事。

我想,年龄是数字而已。

这一刻,我能靠自己的能力,让自己走向世界,让世界不同角落的一砖一瓦、一人一语,给我见识,给我体会,这也未尝不是一种学习、上课。

背上行囊,租个青旅床位,搭公车,徒步走走走...见到投缘的人多聊两句,了解对方的故事... 看看世界的脉搏...

 Narvik, Norway

Narvik, Norway

过去 20 年,走了超过 20 多个国家、80 多个城市… 某程度来说,够了,满足了。也没有什么国家是在这个时候、这刻的自己很想去的了。

从世界走回家里,我想,接下来可以安心、定性的,做些需要长时间投资的事情了。

 

因为,“甘愿”了。

 

去做你一直放在心里很久却不曾、不敢、难以付诸行动的事。

只有完成了,才会“甘愿”做其他事情,才会做得好。因为你的心,有在里面。

 

举个再简单不过的例子:你回到家,想打一下电动,过一下瘾也好,或者想暂时跳脱紧绷的生活。但回到家,需要准备晚餐,或有人会唸你要你去洗澡,或有琐碎的工作需要临时处理… 你去做了其他事情,全身不自在,整个人都很不甘愿的做着好像都很应该做的事… 结果上床时已累垮想倒头大睡,那短短的 10 分钟打电动的个人时间都没有了,这遗憾一直卡着留到第二天… 日子持续如此,你就开始延伸一种活得不快乐的感觉…

 

因为你没有去做你最想做的事。

 

如果你真的优先让自己享受 10 分钟的电动时间,其他事情,你自然会觉得,自己把时间掌控得很有效率。而且,你的时间,在你自己手中:你会“甘愿”。

 

以上例子,或许不是最好最有益,但却是最真实,最到肉。

(只打电动 10 分钟?哈,当然,自律很重要)

 

 

旅行如此,人生亦如此。

做了心中最想做的事,才不会浑浑噩噩的过日子。

祝愿宿醉者,都能从迷糊的精神状体中醒来。

det_gamle_hotellet_reine_lofote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