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借镜 08|父母恩,难报

 

他们睡下铺,到拉萨探望一年没见的宝贝儿子。儿子去拉萨当兵至少两年,期间不容回乡。两老对孩子的思念冲破一切,他们决定放下工作找孩子。

 

我们手抓珍贵的车票,拖着大大小小的行李,上了属于我们的青藏列车 14 车厢,005 号最上铺。

那时候心里还嘀咕着,想要软卧怎么最后却要睡硬卧,而且还是最上铺,这三天一定很折腾。

 

找到 14 车厢,我们开始噼里啪啦地把行李托到最上格。劳动力过强,安置好行李我们已经累得无法言语,无暇留意太多。只知道最下铺是一对中国夫妻,大约四五十岁吧!

 

带着疲累而嘀咕的心情,那夜也没有睡得很好,因为床铺实在太小,转身的空间都没有。隔天早上,还得开始适应这个吵杂非常的14 车厢。尤其在夜间,大哥的鼻鼾声简直响遍天。

 

最上铺和中铺基本上都不能坐直,我们只能往走廊上的折椅找位子。但人比位子多,永远不够坐。

 

他们夫妻俩人都很好,白天时都主动让我们坐他们的床。阿姨还会掏出她装好在袋子里的葡萄,“来,吃!”

其实我不太好意思拿,但见到她的豪情,我象征式拿了几颗。

“我们家种的!”

我们就此聊开了。阿姨还拿出老旧的手机,给我们看他儿子从小到大的单人照。

 

每当谈起儿子,阿姨都笑不拢嘴。大哥寡言,笑容腼腆,但绝对面恶心善。

没有谈话时,他们都会不约而同望向窗外的风景,想必脑里满满的都是孩子从小到大的记忆吧。在不见孩子的日子里,重温一次又一次同样的画面。

 

还差 12 小时就抵达拉萨的凌晨 1 点,塞着耳塞睡觉的我还是被吵醒了。转身往下望,很多人挤在下铺床边。没有戴眼镜,不确定是谁跟谁,只依稀听到他们的对话。

是大哥腹痛难耐。

车上的医生替他量血压,确定不是高反,但强烈建议他在下一站下车立刻送院确诊,免得继续折腾。

 

阿姨抽泣,大哥也不愿…

 

而我也迷迷糊糊地睡去了...

隔天早上醒来,两人已经不在下铺。

 

我们都来不及跟他们好好的道别。检查员说他们下车后立刻上了安排好的救护车紧急送院。诊断结果是胆囊炎,会搭下一班车进藏,只是迟我们几个小时而已。

 

睡上铺床再折腾,也不比大哥和阿姨没能依时见儿子来得折腾。

 

天下哪对父母不是为了孩子奔波劳碌,竭尽所能,只为让他们快乐成长,而所有的苦难都由自己来受?

哪怕父母严厉得有时话说得强硬,难免伤及孩子的心,但请单纯地看一看他们的用心--用心的举动,无声,但最强大。

 

如果我知道我的父母为了见我一面而受那么多折腾,我会躲起来偷偷心疼,然后找上最好的康复药,边递上嘴巴边唸着他们怎么没事找事做… 但心里其实深深感受到,那是爱。

 

父母的爱,永远难报。

 

相信那一年的拉萨,父母和孩子最终得以相逢。

中国人的保守,或许不会出现久别重逢的紧紧拥抱...

但我想,那也一定是最美的一幕风景。

 

par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