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借镜 07|37 岁再念书... 念的不只是书而已

 

有点像 Meryl Streep 的英籍老师微笑看著我,

“Tell me, how the course transformed you?”

 

去年6月,我突然赚到一笔不错的稿酬。当时英国正进行脱殴投票。心想,脱殴的话英镑一定跌,我就去英国!

两天后投票结果让我可以梦想成真了。订机票前一晚,我突然萌生一个念头:“既然人都到英国了,何不找些课程来念?”搜了好几个英府的暑假课程,结果只有一家正正配合到我的旅行时间。隔天早上带著仍处于兴奋的心情和长兄为父的大哥报备说8月要去英国游学五个星期,谁知道一个晴天霹雳的 “不准” 让我冷了好久。哥哥的意思是要我好好工作,把钱存下。读书嘛… 不是时候。

 

那个晚上,心情很糟。

真的要去吗?还是乖乖把钱存下来?抑或是,哥哥的反对是一个契机,让我确定自己到底有多坚持?

 

不想逆哥哥的意思,但我知道,我就是很想!最终写了好长一封简讯说服哥哥。

“给心机读。” 他回我。

仿佛只有父母才会给孩子说的训话,由哥哥口中说出。带著两行泪,我报读了 London Film Academy 的编剧课。

 

夏天的伦敦,微凉。

班上有 9 个同学,来自欧洲各个地方,只有我一个亚裔。已经有好一段时间没有持续用英文对话的我,第一天上课感到有点吃力,太多讯息要接收,太多随堂测验要临场发挥… 放学回宿舍后简直累得想立刻倒头大睡!但嘴角一直是上扬的。

两个星期的编剧课在那个太阳很暖,微风很冰的星期五落幕了。还是傍晚时分,我们到了附近的酒吧喝两杯庆毕业。摸著酒杯底,每个人轮流分享这次的收获。

 

轮到我时,很自然地我说,

“Luckily that I insist to come here. The journey make me different!”

“Tell me, how the course transformed you?”

......

说完,我湿了眼眶。

那是开心的泪。感动于自己,37 岁还敢去当学生。

 

我毕业自新闻系,过去十年在时尚杂志和电影杂志界游走,即便三年前决定当个自由撰稿人,但写好一个剧本一直是我这些年来最想做的事。碍于不懂编剧的架构,再有理想都还是有感理亏,也总会觉得自己不行、连往前一步的资格都没有。

 

直到老师一对一解剖我的终极短片作业时,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数度湿了眼眶。

“Rychael, you created a great atmosphere for your characters, they alive! I can feel the emotion.”

 

在那没开暖气的老式建筑里,我学到了理论和架构;在总是让人联想到《Conjuring》的宿舍里,我写下了勇于做自己的故事,换来老师、同学和演员的赞许。

 

或许编剧课最终是要我学会:放下自卑与不安,找回信心与自在。

 

并非毕业了就可以摇身一变大编剧,稳住态度:念编剧,是圆梦。

读书以外,我成长到了另一个层次。

 

那个傍晚,带上苹果酒到天台咀嚼凉意。

看见那不畏惧坐在天台上的女孩,看见那划过天空的喷雾... 突然,很喜欢当时的自己。

 

高举酒瓶,敬:自己。

本文获选为台湾Cheers杂志《高敢度世代-敢Do征文比赛》十大文章 & 十位敢Do代言人

原文链接:放下自卑,找回信心自在:37 岁再念书,念的不只是书而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