芬兰里真正的童话世界|Mummola Travels - Day 2

 
Mummola Travels front

那一天是2017年的最后一天。这个时节的芬兰,日照时间大概只有三至四个小时。睡得一晚香甜的我,八点左右就迫不及待的醒来。窗外依旧漆黑,但泡着一杯热咖啡,看着窗外厚厚的白雪,是人生一大享受。

Mummola Travels 建在平地的左侧。中间那栋是 Kimmo 爷爷奶奶的家,右侧那栋是 Kimmo 父母和 Kimmo 一家的家。历时过百年的建筑,在二次世界大战时依旧完好无缺,反而附近的房子都被战火摧毁。老天眷顾,让我们依然能看到上个世纪真正的 Lapland 红色木屋。

Paula 很准时的在八点半前来准备早餐。之前已熬好的传统芬兰米粥放入烤箱弄热,加一些松软的面包,还有芬兰传统食物 Karelian Pasty,充满能量的补给!

  之前已经在 Rovaniemi 的酒店早餐吃过闻名已久的 Karelian Pasty,咬感像我们的“咸煎饼”,外酥,内馅是糯米,但没有咸煎饼那么咸香,而是西式烘焙的味道。同样是说不出的滋味~ 过后回到 Rovaniemi 我都一直在超市找这食物,用作自备早餐的食材。

之前已经在 Rovaniemi 的酒店早餐吃过闻名已久的 Karelian Pasty,咬感像我们的“咸煎饼”,外酥,内馅是糯米,但没有咸煎饼那么咸香,而是西式烘焙的味道。同样是说不出的滋味~ 过后回到 Rovaniemi 我都一直在超市找这食物,用作自备早餐的食材。

  关于传统芬兰米粥,Paula 让我先尝放入 Cloudberry 果酱的吃法。

关于传统芬兰米粥,Paula 让我先尝放入 Cloudberry 果酱的吃法。

过后第三天的早餐,我反而很想尝试当地人真正的吃法:加入牛油和肉桂粉,喜欢的话再加一些红梅果酱曾家一点酸感… 说不出的滋味--这就是让我疯狂迷上的芬兰早餐!

  左上:Cloudberry,北半球独有的黄金莓,丰富维他命 C,在夏天採自无污染森林。    右上:红莓果酱,同样採自无污染森林。每当夏天,Paula就会採集足够的分量,放到冰箱冰封着,好让每个时节都有天然的果实来做果酱。    下:草莓酱,也是 Paula 亲自制作。天然草莓香,甜度不高,忠于草莓的原始味道!

左上:Cloudberry,北半球独有的黄金莓,丰富维他命 C,在夏天採自无污染森林。

右上:红莓果酱,同样採自无污染森林。每当夏天,Paula就会採集足够的分量,放到冰箱冰封着,好让每个时节都有天然的果实来做果酱。

下:草莓酱,也是 Paula 亲自制作。天然草莓香,甜度不高,忠于草莓的原始味道!

 

嘴刁的我,完全被芬兰的味道给征服了

早餐后,我们抓紧时间,Kimmo 带我到 20 公里外的小镇 Kittila 的超市买食材和所需品,因为这一天,他们的当地好朋友会一家大小来吃晚餐,然后放烟花。Kimmo 说,这个国家一年里面,只有 12 月 31 日的 6pm 开始可以放烟花。入夜后也就要乖乖去睡觉。

Kittila 小镇确实小,但学校、政府部门、超市等基本建设都有。而且还有一个小机场,让当地人能随时与更远的国度连接。外头的人也可以直接抵达芬兰中部,省去从 Helsinki 到达 Kittila 的冗长车程。

回到民宿,午餐之前,我还是把自己包裹得暖暖的,然后走出户外,好好的看一看白天时的童话世界。

简单,干净,是这里最迷人的地方。空气干净不在话下,最重要是这里的一树一木,一景一色,都仿佛与天地万物融合得天衣无缝。记得 Paula 说过,他们正在装修的新房子,外墙不会涂上红色或其他颜色,她希望是木色外墙,“因为放其他颜色,让房子和周遭的景物有颜色上的冲突,我会不好受。我希望我们所做的(建房子、装潢)不会破坏这里的环境,我们想要让房子和大地融为一体。”

不想要突出,只想柔和地与大地、森林的色泽相近,融为一体。我感动。

 

 

三栋房子的排列,有着中国四合院的影子

建筑细节不同,但同样守护着几代人

  走过两栋红色木屋之间,屋顶站着 Kimmo 年逾半百的爸爸在铲雪。“房子老旧,无法承受太重的雪。每当目测屋顶积雪差不多厚度了,爸爸就会自己爬到屋顶铲雪。” Kimmo 如此说道。

走过两栋红色木屋之间,屋顶站着 Kimmo 年逾半百的爸爸在铲雪。“房子老旧,无法承受太重的雪。每当目测屋顶积雪差不多厚度了,爸爸就会自己爬到屋顶铲雪。” Kimmo 如此说道。

  午餐时间到!Kimmo 负责煮三文鱼,Paula 端出沙拉、烤萝卜泥、薯泥,还有一盘是 Paula 在 Helsinki 就认识的好朋友,最近也举家搬到 Kaukonen 生活的 Eva 所炮制的甜菜根泥。难以言喻的美味,前所未有,因为那是步入芬兰之前不曾出现过的味道!真想学做呢!

午餐时间到!Kimmo 负责煮三文鱼,Paula 端出沙拉、烤萝卜泥、薯泥,还有一盘是 Paula 在 Helsinki 就认识的好朋友,最近也举家搬到 Kaukonen 生活的 Eva 所炮制的甜菜根泥。难以言喻的美味,前所未有,因为那是步入芬兰之前不曾出现过的味道!真想学做呢!

  我曾经很担心芬兰(或北欧)食物会没什么味道,或不知会是什么味道。要知道,旅行已经无法吃上习惯的口味,即便将就些,还是会感到缺了些什么。没想到,芬兰的食物完全安抚了我的担心!    #当然,也因为 Paula 对烹调有一手!

我曾经很担心芬兰(或北欧)食物会没什么味道,或不知会是什么味道。要知道,旅行已经无法吃上习惯的口味,即便将就些,还是会感到缺了些什么。没想到,芬兰的食物完全安抚了我的担心!

#当然,也因为 Paula 对烹调有一手!

 

Eva也同桌用餐。我问到,怎么会决定举家搬到不再有娱乐生活的郊区生活?以后打算怎样?

“我之前来过,就很喜欢这里了!我和丈夫都是设计师,工作时间很自由,所以在城市还是在乡间生活都不是问题。两夫妻商量过后,觉得,可以来租个房子,开始在乡间生活看看。才几个月,我们就已经完全爱上这里的生活节奏。我丈夫去了滑雪,所以没有来跟我们一起午餐。今晚吧!他会来。”

至于以后,Eva 说,“我们没有想太远,十年后怎样我们不知道。享受现在吧!至少,我们确实很享受现在。”

 

 

午餐结束后,天色已渐暗。才那下午两点多呀!Kimmo 提议去附近的森林玩塑胶滑板。

那是一个小斜坡,被住在隔壁那户人家(也是 Kimmo 的街坊邻里)磨滑了,好让住在那一区的人都可以来免费享受滑梯玩意。

那一个“中午“,3 点钟, 天空暗蓝,圆月高挂,飘着一片浮云。那是芬兰送给我们的 2017 年最后一份礼物!那一个视角,永远叫人难以忘记。

Lapland Polar Night

小朋友兴奋得不得了!两人坐在同一个塑胶盆上,嘘一下就下滑到平地,然后二人自己气喘喘地拖着塑胶盆上斜坡,回到原点。我只能说,这是芬兰的教育:自己把工具拖回原点,管你多累。

Kimmo 很努力地说服我尝试自己一人滑下去。说实在,紧张死我了,深怕滑到平地时它不会停,撞向大树怎么办?我永远有无限的忧虑… 结果,下斜坡的倾斜度出乎意料的笔直,加强往下飞的冲力!喊出来就可以了!然后来个刹车,想撞去大树可没那么容易!

这可是会上瘾的玩意,可惜要在厚厚的雪上,一步一步小心的爬上原点,还真的需要很大力气。

BBQ on Newer Eve

又是吃的时候!不过这个晚餐比起第一天的晚餐,明显多了人气。Kimmo 负责起火,和 Eva 的丈夫开始烤香肠;女人们就负责准备沙拉、饼干、芝士、面包;小朋友就围着一圈说着一堆我听不懂的芬兰语,虽然是很一般的家庭聚会,但在一个外人的眼里,这是分享,这是凝聚,这是爱。

除了 Eva 夫妇是 Paula 的好朋友,其他的两夫妇,都是 Kimmo 老家的好哥儿们。两个人的结合,把双方的好友齐聚一堂,变成更大的一个好友圈,一同在冰天雪地分享生命的喜悦,即便闲话家常,也是让人称羡的。

吃过简单的晚餐,小朋友已经迫不及待地喊着要看烟花。这时候,Kimmo 的父母也出来户外凑热闹。小朋友结伴坐在雪地上,男人们去物色最佳位置放烟花,女人们排排站等着那一瞬间的爆发。

我这个外人,突然有感这个除夕,过得份外有意义。

帮这群不懂会不会有再见机会的人们摄下最美好的一刻,是我的荣幸。

他们吃着简单的食物,看着瞬间耀眼的烟花,享受简单的美好;

我吃着简单的食物,看着瞬间耀眼的烟花,听着他们的欢笑声,感受简单的美好。

  Paula 的大儿子 Olavi 不怕生,可能是因为在民宿总会迎来不同国家不同肤色的人。Paula 说,这样也好,让他培养世界观。而他只懂得很简单的英文单字,基本上不太能以英语沟通,不过他会用最亲切的方式来表示对你欢迎:拥抱。

Paula 的大儿子 Olavi 不怕生,可能是因为在民宿总会迎来不同国家不同肤色的人。Paula 说,这样也好,让他培养世界观。而他只懂得很简单的英文单字,基本上不太能以英语沟通,不过他会用最亲切的方式来表示对你欢迎:拥抱。

到芬兰之前,我很想做一个专题,是关于芬兰建国 100 年的前后分别。

着这个问题,我便问了 Paula 对于芬兰 100 年的感想,她有点不知如何回答仿佛很严肃的问题。

她只是笑笑的说,“当然,要建国 100 年真的不容易。来到这个时代,芬兰人可以生活还真的很不错,但那不是一朝一夕的获得,绝对走过很多改革和进步才有今天。别人说芬兰教育很吸引人,很多人想学习,我觉得… 其实我们不过是把小孩带进森林和大自然,让他们自己找乐子,自己去发挥想象,培养创意思维和创造力。至少我们家是这么想。当然,制式性的去上学也是需要的,但若孩童时期不培养创意思维就进入制式性教育,他们长大了就会面对很多难题。”

当大家都觉得芬兰人的生活品质很高时,确实,Kimmo 也认同。因为芬兰小孩上学是不必付费的。不过当然,成人所要缴的税也不低。人民得失之间,就得看政府如何平衡了。

 

尤其记得Paula说,“像是 Olavi 这年纪的小朋友到学校,主要学习的,只有一样东西:social(学习交际)。在玩耍中如何跟其他人相处。”

而不是像亚洲教育,去学ABC、做功课、拼高低。

 

这,也是我觉得芬兰最迷人的部分之一。

 

芬兰的教育制度和思维并非一朝一夕就能创造出来。所以如果亚洲也想要从羡慕变实践,并非是不可能的事。但首当其冲,当然是大人是否舍得放下竞争,放下比较。

 

 

FOOTPRINT

芬兰里真正的童话世界|Day 1

芬兰里真正的童话世界|Day 3